<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

      今年全球貨幣政策“進還是退” 影響大宗商品幾何?

      來源:期貨日報

      點擊:

      A+A-

      相關行業:

      關鍵詞:

        我要投稿

          2022年,世界主要經濟體紛紛遭遇歷史性的通脹難題,巨大的通脹壓力下,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全球多數央行掀起了數十年來極為罕見的全球加息狂潮,速度之快和規模之大另人目瞪口呆,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也隨之加劇。據悉,2022年共有約60個全球主要央行實施加息,累計加息次數超300次,僅有中國、日本、土耳其和俄羅斯等少數國家采取降息舉措。

          進入2023年,全球貨幣政策走向依然是市場關注的焦點。那么,這輪始自2021年、在2022年愈演愈烈的全球加息周期到底何時能告一段落?今年是否能迎來全球貨幣政策的拐點?其又將如何影響全球經濟和大宗商品市場走勢?對此,期貨日報記者采訪了多位業內人士進行解讀。

          據了解,從去年全球主要央行加息情況來看,作為拉開2022年加息帷幕的美聯儲年內共加息7次,累計425個基點,其中6月份后連續4次激進加息75個基點;加拿大央行年內同樣加息7次,累計400個基點,單次加息幅度最高達100個基點;阿根廷加息則最為“暴力”,去年加息次數、單次和累計加息幅度均為全球最高,年內共加息9次,累計達3700個基點;歐洲方面,冰島、英國分別于去年2月就開始加息,成為去年最早加息的國家,年內分別加息6次和8次,分別累計400個基點和315個基點。

          “一直以來,美聯儲貨幣政策都是全球貨幣政策的風向標。美聯儲共有兩大基本職能,分別是穩定物價和實現就業最大化,2022年美聯儲加息的最根本原因是抗擊通脹、保證美元的國際信譽?!狈秸衅谄谪浫蚝暧^經濟高級分析師陳臻在接受期貨日報記者采訪時是表示,隨著美聯儲在去年3月后持續加息和縮表,全球各大央行也先后收緊貨幣政策,一方面是為了穩定本國高企的物價水平,另一方面是為了縮小本國國債與美債的收益率之差以及避免本國貨幣過快貶值,降低國際資本外逃的風險。

          隨著各大央行加快貨幣收緊步伐,陳臻表示,全球需求增速放緩甚至出現萎縮,去年各國PMI不斷回落甚至跌破榮枯線,2022年全球經濟從“過熱”轉向“滯漲”,2023年甚至有向“衰退”轉變的風險。

          從加息對大宗商品市場的影響來看,光大期貨宏觀分析師于潔對記者表示,第一,美聯儲加息讓非美國家受到更大壓力,不得不大幅度跟進加息,從而從整體上利空全球總需求,對大宗商品市場走勢造成偏空影響。第二,美元指數全年在美聯儲鷹派加息的背景下持續上行。作為全球大宗商品的計價貨幣,美元與大宗商品價格天然呈現負相關關系,美元指數的強勢表現也壓制了大宗商品價格?!翱傮w來看,去年全球品種且和宏觀相關性較高的品種在全球加息潮掀起后出現回調,如原油、銅、黃金等,其中原油上半年主要受到俄烏沖突的提振?!?/p>

          全球高通脹之火未滅 海外經濟衰退風險增大

          雖然去年主要國家通過不斷收緊貨幣政策來抑制居高不下的通脹,但全球高通脹之火卻并沒有被澆滅,總體來看全球激進加息略有成效,但通脹降溫仍十分緩慢。

          從美國來看,陳臻告訴記者,在美聯儲持續加息下,美國通脹在今年6月見頂。美國本輪通脹的成因較為復雜,主要是貨幣超發以及供給不足等綜合因素共同作用而成的,因此白宮、美聯儲、財政部、勞工部、聯邦海事委員會等美國多個政府機構共同配合,從貨幣、供給、需求、成本多個渠道采取相應對策抗擊通脹,總體上說各方努力取得一定效果,美國通脹在年中出現拐點。

          進入2022下半年,陳臻進一步表示,全球通脹出現了分化,其中美國、印度、俄羅斯、韓國、馬來西亞等國家通脹逐漸回落,然而歐元區、英國、澳大利亞、日本等通脹卻依然在不斷攀升,阿根廷和土耳其甚至發生惡性通脹。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表示,從11月來看,全球除了少數能源與糧食安全邊際較高的制造業國家、部分長期陷入通縮的國家,以及一些大宗商品供給國外,其余國家仍面臨較大的通脹壓力。雖然美國、歐元區、英國通脹壓力較前期出現了邊際改善,但黏性依然較強;此外部分國家通脹仍在上升,包括日本及部分北非、中亞和東歐地區的國家。

          “從目前看,即便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已開始回落,但全球長期通脹中樞的抬升不可逆,疫情之前中速增長與溫和通脹的‘大緩和’時代一去不返。IMF預計全球通脹將從2021年的4.7%上升至2022年的8.8%,即使展望至2023年,通脹仍將高達6.5%,預示著全球范圍內的通脹降溫十分緩慢?!睖乇蛘f。

          但與2022年相比,陳臻表示,隨著供應鏈危機、能源危機、糧食危機逐步得到緩解,2023年全球通脹或將出現拐點,多國通脹將見頂回落。

          從目前來看,全球主要央行1年來的強勁加息不僅未讓2022年高通脹問題得到解決,而且還給2023年埋下了經濟衰退的風險隱患。相關數據顯示,2022年11月OECD全球綜合領先指標較10月下降0.1至98.69,已連續8個月低于100,標普全球PMI綜合指數則已連續4個月低于50%榮枯線,緊縮性政策帶來的全球經濟降溫趨勢十分明顯。

          聯合國貿易發展會議報告近日指出,美聯儲加息每增加一個百分點,三年內其他富裕國家的經濟產出將下降0.5%,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產出將下降0.8%。美聯儲快速加息,一方面引發他國資本外流,另一方面也使得新興經濟體和其他發展中經濟體徒增債務壓力。

          IMF預測2023年海外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普遍回落,歐元區和英國經濟降幅最明顯,由于能源價格飆升和地緣沖突導致衰退預期最為強烈。

          溫彬認為,在各國收緊貨幣、疫情反復和地緣政治等因素影響下,全球經濟復蘇動力式微,寒意料峭,2023年預計將進入“淺衰退”區間。

          “我們認為,2023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在2%左右,基本處于滯脹階段。德國、意大利、英國、俄羅斯、烏克蘭等部分國家經濟將出現或繼續衰退,美國出現衰退的風險也在50%左右?!标愓檎f。

          光大期貨研究所所長助理鐘美燕也告訴記者,2023年歐元區、美國經濟預計都將有大幅度下降,而中國經濟仍有可能邊際好轉,預計增速在4.8%。

          海外加息步伐或放緩 國內貨幣政策延續穩增長

          在剛剛過去的2022年12月份,全球主要央行的年內最后一次集中加息宣告結束。其中,美聯儲加息速度邊際放緩,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預計2023年不會降息”;日本央行則意外上調10年期日本政府債券收益率目標區間,市場認為其堅持10年的寬松貨幣政策或有轉向可能;此外,日前歐洲央行呼吁更快加息以平抑兩位數通脹率的決策者越來越多。

          國內方面,2022年12月30日央行發布的第四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公報提出,要堅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強化跨周期和逆周期調節,加大穩健貨幣政策實施力度,要精準有力,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增強信心,攻堅克難,著力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著力支持擴大內需,著力為實體經濟提供更有力支持。此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精準有力。

          展望2023年,全球貨幣政策到底會如何變化?又將如何影響大宗商品市場走勢?

          在陳臻看來,從海外來看,美聯儲很有可能在2023年一季度結束此輪加息,2023年四季度有可能轉向降息。隨著美聯儲加息結束,各大央行被迫加息的壓力將銳減,部分央行主要為了抗擊本國通脹依然會加息,但加息步伐將明顯放緩。

          談及對大宗商品市場的影響,于潔認為,美聯儲希望通過金融環境收緊使得總需求下降,進而遏制通脹,但是美國通脹的黏性不是收緊需求能解決的。無論是通脹見頂美聯儲溫和加息還是通脹沖高導致美聯儲激進加息,帶來的結果都是需求的走弱,將壓制大宗商品價格。此外,美元是大宗商品的計價貨幣,歐元是美元指數權重最大的貨幣,歐洲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背景下,歐元貶值也會助推美元指數走強,而美元上行對大宗商品價格有不利影響。

          陳臻則表示,美聯儲已經過了最鷹時刻,2023年大宗商品市場受其影響會小于去年。但也要看到,影響大宗商品價格的因素很多,不僅僅只有貨幣政策。隨著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以及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原油出口價格設置上限,2023年原油整體振蕩看跌。同時,還需要慎防全球“黑天鵝”和“灰犀?!笔录谋l,俄烏、科索沃、中東等地緣局勢升級可能都會階段性促使黃金、原油、銅價格的攀升。

          國內方面,與美聯儲相比,光大期貨研報指出,2022年中美貨幣政策呈現明顯劈叉,面對中美兩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從縮窄到倒掛,國內貨幣政策依舊堅持“以我為主”。同時在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的情況下,中國央行在8月份意外降息,在美聯儲加息周期中中國降息尚屬首次,可見美聯儲加息不改中國貨幣政策自主性。因此,即使美聯儲2023年不進行降息,對中國貨幣政策的制約依舊較為有限。

          “國內經濟在疫后走出‘V’形復蘇格局,在出口下行、消費和地產偏弱的背景下,基建和制造業投資成為穩增長的重要抓手。為了配合穩增長政策的發力,貨幣流動性保持寬松,去年全年央行共降息三次、降準兩次,與房地產個人按揭貸款和企業中長期貸款掛鉤的5年期LPR下行幅度最大?!庇跐嵏嬖V記者,在政策持續加碼之下,國內房地產和基建產業鏈的需求和預期有所好轉,相關商品期貨價格也在去年四季度回暖。

          展望2023年,于潔認為,國內經濟將迎來改善,預計內需替代外需,消費和基建替代出口成為推動經濟的主要力量。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通過政府投資和政策激勵有效帶動全社會投資,預計固定資產投資依舊會承擔穩增長的主要任務。具體來看,預計制造業投資在高技術投資帶動之下保持高增速,扮演“類基建”的角色;基建保持正增長但高基數效應下幅度不高;房地產聚焦保交樓、保民生,預計竣工提速??偟膩砜?,2023年消費、房地產、基建相關產業鏈等內需相關的品種有需求改善的預期提振,其價格有修復的空間。

          文章來源:期貨日報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男朋友在停车场想要
          <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