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

      專訪神農集團董事長何祖訓:不追求短平快、不賭周期 “一頭豬能賺50元就很滿意”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今年57歲的何祖訓,自大學畢業后就在農牧行業摸爬滾打,已經幾十年。去年5月,他創立的神農集團(SH605296,股價25.66元,市值135億元)成功上市,成為云南第一家上市農牧企業。

          眾所周知,養豬是一個典型的周期性行業,低谷時,行業巨頭也可能動輒虧損上百億。然而,經歷過數輪周期起伏的神農集團,卻“奇跡般”地幾乎未虧過錢。

          事實上,發展生豬養殖,云南并不算有很大優勢的地方——這里不是糧食主產區,不靠近港口,也不像廣東是生豬消費大省。但在何祖訓手中,神農集團卻能做到業內領先的成本控制——養殖成本在16元/公斤以內。神農集團是如何做到的?在豬價回升、行業周期迎來拐點的背景下,神農集團未來的發展是否會有所變化?

          8月9日上午,神農集團董事長何祖訓在公司總部接受了包含《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內的媒體記者專訪。身著白色襯衣、戴著黑框眼鏡的何祖訓,語速不緊不慢,對每個問題都有自己的思考。在1個多小時的采訪中,他談論了自己的經營理念、新業務發展規劃,以及他對產業的思考和觀察。

          “超級豬周期難再現,不賭周期、堅持做正確的事”

          農村長大的何祖訓是地地道道的云南人,從華南農業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回老家云南陸良縣的畜牧局工作。從那時起,何祖訓一直與農牧行業“打交道”。1992年,27歲的他南下深圳,在泰國首富謝國民的正大集團和美國康地集團共同投資興建的、曾被譽為中國飼料業“黃埔軍?!钡恼罂档丶瘓F工作。

          1999年,34歲的何祖訓回到云南,一手創立神農集團。經過20多年的發展,神農集團已經成為云南第一家上市農牧企業,也是云南省最大的養豬企業。

          生豬養殖行業周期性十分明顯,幾年虧損、幾年賺錢是常事。近幾年的超級豬周期,更是被廣泛關注。

          在農牧行業呆了半輩子的何祖訓看得多,也見得多,而他似乎也看透了周期,或者說悟到了周期。就此,他用看似最“愚蠢”但也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去應對周期,那就是“不賭周期”。

          “就像春夏秋冬,任何事物都有周期性,但我們不會去賭或者算那個周期。說實話,就是賭也賭不到,對我們而言,周期是不確定的事情,我們要的是堅持做正確的事?!焙巫嬗枌Α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叻Q。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此輪豬周期已見底,行業正處于新一輪周期的起點。這也反映在國內生豬價格走勢上。

          資訊顯示,從今年3月中旬開始,國內22省市生豬平均價格最低跌到12元/公斤,此后價格持續上漲,目前價格在22元/公斤左右,相較于前期低點漲幅明顯。

          即使在行業低谷期,神農集團近幾年也持續擴產。去年,公司出欄生豬65萬頭,今年計劃出欄90萬頭~100萬頭。未來三年,神農集團的生豬出欄目標分別為:2023年150萬頭,2024年200萬頭,2025年300萬頭。

          “現在規劃了300萬頭產能,因為公司一直處于良性運作中,所以基本上不會存在(資金)問題?!焙巫嬗柗Q。

          談及目前業內流行的“樓房養豬”時,何祖訓表示:“樓房養豬是一些地區為探索解決‘地少而養殖需求大’的一種方法,但是不得不承認,我們對這樣的模式認知還太少,它的運作方式會不會有缺陷,缺陷在哪里,我們還不得而知。所以神農集團還是希望一步一步走,以做好管理,做好生物安全為首要任務,穩健而持續地保持企業增長?!?/p>

          縱觀行業發展歷史,有太多被短期利益“沖昏了頭”的企業,最終,眼見他起高樓,又眼見他樓塌了。很多人把這樣的結果歸結于“被資本綁架”。但是,何祖訓始終認為,資本存在的意義,正是為了幫助那些踏實而有希望的企業,能不斷進行產業升級、強化技術、擴大領先優勢,從而實現良性增長。

          在行業內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何祖訓,對豬周期有著獨到的觀察和判斷。他有一個“海浪理論”——豬周期就像海浪一樣,在大波浪之后,還有中波浪,然后是小波浪。

          2018年底開始的那一波超級豬周期,就像一個大波浪。資訊顯示,彼時,國內22個省市生豬平均價格從約11元/公斤,持續震蕩上漲至最高40元/公斤,去年,又開始震蕩下行至10元/公斤。而今年3月開始的豬價上漲周期,可以看成大波浪后的中波浪。豬價從12元/公斤上漲至目前的22元/公斤左右,漲幅也不小。

          “我經常講,為什么這次豬肉價格會有那么大的波動?因為大波浪之后的效應?!焙巫嬗柗Q。

          不過,何祖訓也坦言,幾年前的超級豬周期再次出現的概率肯定變小了。一方面,市場具有很強的修復功能,隨著行業不斷洗牌,中、小型散戶逐漸轉型為現代家庭農場養殖模式,加之政府調控等動作,將慢慢熨平周期,未來豬價必將趨于穩定。

          “養豬不是夕陽產業,優質產能依然稀缺”

          去年到今年一季度,實現盈利的國內生豬養殖上市企業數量明顯減少。在今年一季度豬肉價格一度跌至幾元錢一斤的極端行情中,就連一向將養殖成本控制得極好的神農集團也出現了虧損。

          相關公告顯示,今年上半年,神農集團預計虧損1.15億元~1.41億元。而隨著二季度豬價的回升,公司也顯示出扭虧為盈的勢態。第二季度,神農集團預計單季盈利900.55萬元~3500.55萬元。

          對于今年下半年的業績展望,神農集團在回復記者采訪材料中稱,豬價低位運行已經持續一年,目前來看周期“底部”已經出現,“我們預計今年下半年生豬價格會呈逐步上漲的態勢”。目前來看,當前銷售價格已經在成本線之上。

          “隨著下半年豬價的震蕩回升,全年實現生豬養殖業務盈利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鄙褶r集團還表示。

          神農集團之所以預判今年有望實現盈利,很大程度上基于兩點。一是云南當地生豬產能的去化程度,二是公司養殖成本控制居于行業領先地位。過去一兩年,由于豬肉價格整體持續下行,不少云南養殖戶的原料采購成本高,導致利潤很低甚至大量虧損,當地生豬去產能的速度較快。

          “云南的散戶、小戶比較多,以前中小散戶比例可能要占到60%。但是這兩年由于低豬價,導致一些資本薄弱、成本高的產能停掉了不少?!焙巫嬗柋硎?。

          “云南的中小養殖戶確實停了很多,這點從我們公司飼料業務對外銷售的情況就可以看出來?!币晃簧褶r集團高管也向記者坦言。但在何祖訓看來,養豬行業整體來看并不是夕陽產業,現在產能是有一定過剩,但先進的產能不僅不過剩,反而還稀缺。

          目前,神農集團主要采取“自繁自養”和“公司+現代化專業農戶”兩種生豬養殖模式,出欄量各占50%左右。未來,神農集團也會進一步支持“公司+”模式的發展,將“公司+現代化專業農戶”轉變為“公司+現代化家庭農場”的模式,并欲將此模式占比提升至2/3。

          神農集團表示,未來會全力支持一批滿足一定規模,還擁有自動飲水、自動喂料、通風系統、溫控系統的現代化家庭農場,公司向其提供包括金融、豬苗、技術培訓等專項支持,再由公司負責收購,市場風險由公司來承擔,讓農戶能通過養豬賺到錢。

          “不要小看這種模式,和公司合作的家庭農戶中,有兩家短短3年就賺了2000萬元?!焙巫嬗柾嘎?。

          “內心來講,一頭豬賺50元我就很滿意”

          何祖訓比一般人更懂“豬周期”,但他并不特別強調所謂的“周期”,因為他相信,萬事萬物自有其發展規律,與其盲目追求周期,為了周期而養豬,不如踏踏實實將關注重心放在養殖成本上。公司不能控制豬肉的價格,但能控制如何降低養殖端的成本。

          目前,神農集團的養殖成本接近16元/公斤,在行業內處于第一梯隊。這并不是一件容易實現的事情。主要原因在于,云南不是糧食主產區,也不靠近港口,飼料原料主要通過火車,從新疆、沿海港口、北方地區運來,不具有成本優勢。

          在云南當地飼料原料成本不占優勢的情況下,神農集團主要通過精細化的養殖管理和生物安全防控,保障豬只健康,從而降低成本。同時,公司通過對自養母豬的精細化、專業化管理,將PSY(母豬年產胎次×母豬平均窩產活仔數×哺乳仔豬成活率)提升至30,也大大降低了養殖成本。簡單來說就是,病死的生豬少,防疫成本低,仔豬生的多。

          在廠房建設上,神農集團也盡量進行集約化布局。目前,神農集團配套的養殖場、飼料廠、屠宰場都在半徑200公里區域范圍內,從而節省運輸成本和損耗。公司養殖業務主要集中在云南曲靖、陸良、宣威、大理等地區,生豬屠宰主要在昆明和曲靖,曲靖市場占有率90%以上,昆明市場占有率60%以上。

          “我們有接近20年的養殖經驗,養豬團隊有著很好的技術沉淀,管理半徑上也比較小,管理成本也具有優勢。采購端,原料價格有所波動,公司通過提前鎖單、套期保值降低成本。也在積極改革供應鏈,利用資金優勢、規模優勢降低原料成本?!鄙褶r集團在回復記者的材料中稱。

          “從各構成成本的分項看,公司還有進一步降本的空間。如果飼料原材料價格保持目前水平,2022年公司有信心將養殖成本維持在16元/公斤以內的水平。如果未來飼料原材料價格回落到正常價格,公司的成本還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鄙褶r集團還表示。

          “從我內心深處來講,一頭豬有50元的賺頭,我都很滿意了?!焙巫嬗栒f。而正是基于一頭豬只賺50元的“想法”,神農集團才得以在行業內走得穩、走得長,幾乎未出現過大幅虧損。

          “新業務要敢于探索與試錯,我愿意給他們三年時間走彎路”

          與很多同行一樣,神農集團最早從飼料生產起步,逐步拓展到生豬養殖、屠宰加工領域。去年,神農集團飼料板塊營收為17.48億元、養殖板塊營收為15.29億元,屠宰板塊營收為8.87億元。

          2022年,神農集團又進一步進軍食品深加工領域,擬打造成農牧行業最精致全產業鏈企業。

          “這么多年,神農集團一直致力于打通全產業鏈的最后一公里。按照公司董事長的說法,神農集團全產業鏈的萬里長征,我們走過了前面七步路,后面還有三步路,我們最終要把它完善?!币晃簧褶r集團高管如此解釋公司進軍食品加工領域的原因。

          神農集團的食品深加工業務,主要還是往豬肉下游產業延伸,以自繁自養的優質豬肉,生產具有云南特色的肉制品,比如神農小酥肉、神農午餐肉、神農醇肉腸,創新型魔芋零食等也在研發計劃中。在國內預制菜產業較為火熱的背景下,這些業務也頗有看頭。

          談及食品深加工這一新業務時,何祖訓并未“畫大餅”,也沒有描繪該業務的光明前景。面對躍躍欲試的新業務團隊,他反而是那個“潑冷水”、“踩剎車”的人。他說,自己對團隊的要求是要舍得投入,敢于虧損,不要急于求成。

          在何祖訓看來,從投入期到成長期,再到高峰期、衰落期,任何事物都有個過程。在新業務起步時,首先要把基礎工作做好,包括產品定位、工藝流程、標準設計、人員培訓、市場規劃、市場策劃和質量體系等方面,再一步步開拓市場。

          “我覺得,(新業務)總是需要一個探索與試錯的過程,也許第一年虧,第二年也虧,第三年還虧。當然我還是希望團隊能發揮最大的專業能力去做好這件事,爭取第三年保本,然后我們再看看第四年能不能賺點錢。我不支持整天去搞營銷戰、價格戰,大家利用探索期做好產品研發,保證產品質量與安全,才是最好的品牌宣傳?!焙巫嬗栃ΨQ。

          和農牧行業打了20多年交道的何祖訓,骨子里有著樸實農民的“勞動致富”思想——任何成果都要經過辛勤勞動和汗水“澆灌”,否則不會長久?!皼]有苦干和實干,短平快的東西不能長遠?!焙巫嬗栒J為。

          目前,神農集團食品深加工業務也有一定的進展,旗下云南澄江神農食品有限公司預計將在今年底建成投產,完全投產后,可實現年產出2.4萬噸的食品深加工規模。未來,神農集團還計劃與省外經銷商合作以打開市場。

          “預計今年10月底,公司在云南澄江的食品深加工基地就可以投產,設計年產能為2.4萬噸,實際產能可能在2.5萬噸~3萬噸的規模?!鄙鲜錾褶r集團高管稱,基地今年主要是調試和小批量生產,明年才會有比較大的進展,而初期主戰場還是聚焦云南市場,然后逐步輻射西南市場。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男朋友在停车场想要
          <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