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

      今珠多糖不低于92%預防有效率?疑點重重還是有人信!

      供稿:鄺紅亮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獸藥

      關鍵詞:

        我要投稿

        今珠多糖到底是啥?到底要割哪里的韭菜?股市的還是豬市的?四問:專利在哪兒?泰還是太?92%從何而來?主管部門要沉默多久?

        上周一張紅頭文件的圖片在朋友圈、微信群走紅了。無從知曉這張圖最早從哪里流傳出來,不過,這幾天的熱點都因這張圖而起。

        至于這張紅頭文件為嘛公章是黑色的,咱也不懂,也不知道找誰問。但這并不耽誤接下來在周一和周二出現更大的瓜(劃掉)新聞。

        新聞大家都知道,就是一個主營業務包括商業運營、金融服務和新能源等領域的上市公司,與一個成立剛剛一個多月的公司簽訂了對賭性質的合作協議,基于的前提是“許啟太及其團隊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擁有專利權(含專利申請權),可以實現對非洲豬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預防”,并同意在今年下半年啟動年產10億支今珠多糖注射液的GMP生產基地的建設。

        這個上市公司今天的股票收盤價是2.86元(+3.62%)。

        我們非常期待能盡快有類似于青蒿素之于瘧疾這樣的藥物,解救億萬豬豬于水火,解救萬千養豬人于水深火熱。但在追熱點、表達期盼的同時,產品豬有幾點疑惑,不知道找誰核實,所以就發在這里吧。

        疑惑1:今珠多糖的專利在哪里申請的?

        上市公司的公告里,說到許啟太及其團隊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擁有專利權(含專利申請權)。

        于是產品豬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專利檢索及分析系統中進行了關鍵詞“今珠多糖”、“今珠多糖注射液”的查詢,均未查詢到和這個關鍵詞有關的專利申請或公開信息。

        產品豬也按“多糖”關鍵詞進行了檢索,并篩選了2018年8月(ASF爆發)至今的所有結果,統計了申請人、發明人信息,未查詢到包含有“許啟泰”或“許啟太”的結果。

        或許許啟太教授或者許啟泰教授及團隊的專利不是在中國申請的,那么,能否公開“今珠多糖注射液”的專利申請信息呢?咱也不需要知道專利的具體內容,只需要知道可以公開的申請信息就可以了。

        疑惑2:許啟泰?許啟太?

        黑色公章的紅頭文件中,抬頭是“許啟泰”教授,而主營業務包括商業運營、金融服務和新能源等領域的上市公司的公告中寫的是“許啟太”,海南今珠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股東是許可(好巧,和許教授同姓)。

        所以問題來了,到底是“許啟太”教授,還是“許啟泰”教授?從搜索引擎搜索到,許啟泰教授曾是河南大學藥學院院長(從2009年的新聞、知網論文搜索獲知),還是海南綠檳榔公司的董事長、海南檳榔研究首席科學家(從海南綠檳榔公司官網、知網論文搜索)。

        而“許啟太”在搜索結果中,靠前的結果幾乎全部都跟海印的公告新聞有關,同時,在企業工商信息查詢中,“許啟太”是海南綠檳榔的法人。

        、

        所以產品豬比較困惑:海南綠檳榔公司的董事長到底是“許啟太”,還是“許啟泰”。這到底是同一個人,名字弄錯了,還是另有其人?

        疑惑3:對非洲豬瘟不低于92%預防有效率從何而來?

        有一個事實是:自從ASF爆發以來,農業農村部禁止非指定的單位和實驗室從事非洲豬瘟病毒的基礎和應用研究。

        所以關于今珠多糖預防非洲豬瘟的研究,許教授是在何處、以何方式、經哪個主管部門授權進行的研究?

        臨床試驗是在哪里進行的,豬場規模多大?對比試驗是如何設計的?由于是對ASF的預防,所以是否在試驗過程中進行了ASFV的攻擊?那么ASFV樣本是從哪個實驗室來的?

        注:產品豬對獸藥疫苗的臨床試驗了解不多,這里提的主要是參考了本人做課題時的飼喂試驗思路。如有不對的地方,就忽略關于臨床試驗的疑惑吧。最關鍵的是,92%的預防有效率是如何得來的?咱不需要原始數據,只需要知道這個92%計算的分子和分母就可以了。

        疑惑4:沉默的海南省農業農村廳?

        最初的爆發點是一個紅頭文件,而發文的是“海南省農業農村廳”。以下的疑惑全部是基于“假定這份紅頭文件為真”的前提。

        這個紅頭文件中,講到“我廳組織國內外生豬養殖場(戶)對非洲豬瘟感染藥物進行對比試驗”,這說明,今珠多糖注射液的臨床試驗似乎是海南省農業農村廳組織進行的。那么,請海南省農業農村廳務必按紅頭文件中所說的,在“6月中下旬正式發布試驗結果”。

        只不過,我有點兒疑惑的是,在試驗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就已經“商請”許啟泰教授籌備生產今珠多糖注射液,看來這試驗結果是令人鼓舞的了?

        當然這里的“國內外生豬養殖場(戶)”,都有哪些國家的生豬養殖場,也是我比較好奇的。海南省農業農村廳具有國際視角,做試驗都是立足于海南島,放眼國內外。

        至于開展的這些對非洲豬瘟感染藥物進行的對比試驗,是不是在農業農村部的授權下進行,就不知道了。

        但從這份黑公章的紅頭文件傳播開來以來,海南省農業農村廳一直保持沉默,所以也不知道這圖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紅頭文件是真的,那么請海南省農業農村廳在6月中下旬按文件中所說的發布試驗結果,讓公眾了解到試驗的過程和結果。如果紅頭文件是假的,那么,造成這么大的輿情,能一直沉默也是挺不可思議的。偽造公文,這都跑刑法那邊去了。

        寫在最后

        可能,主管部門也是在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吧?

        最后,今天我看到很多人對突然刷屏的瓜(劃掉)新聞都表示“當笑話看了”。

        大家覺得各種不合理,居然還有這種操作,一個跟獸藥毫不相干的上市公司突然跑來要搞GMP獸藥生產,許教授不去和獸藥企業合作,卻和一個毫無獸藥生產、經營經歷的公司合作,這到底是啥邏輯,咱也搞不清楚。

        有一點是咱養豬人要搞清楚的:防非要靠消毒、阻斷、嚴格的生物安全措施的落實。期待藥物預防都是治標不治本,畢竟,咱養豬不是為了買獸藥,而是為了賣豬。搞清楚了這點,如果有人想在豬市割韭菜,一定是無法得逞的。至于股市韭菜,又不差那一個。(文/產品豬)


        (審核編輯: 鄺紅亮)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男朋友在停车场想要
          <noframes id="fdbdf"><pre id="fdbdf"><strike id="fdbdf"></strike></pre>

          <p id="fdbdf"><pre id="fdbdf"><b id="fdbdf"></b></pre></p>

          <big id="fdbdf"></big>

            <track id="fdbdf"><strike id="fdbdf"><span id="fdbdf"></span></strike></track>